当前位置: 首页 / 房产 / 楼市资讯 / 时隔数月,高层会议再提“房住不炒”

时隔数月,高层会议再提“房住不炒”

转载 来源: 发表于:04/20/2020 13:44:39 浏览量:3501

       今年一季度,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对我国经济社会发展带来前所未有的冲击。

  两个多月来,日常生活节奏打破,不同行业纷纷告急。人们对疫情带来的剧烈冲击早有真切的体会,国家统计局给出的一季度数据也充分佐证了这一点。

  根据国家统计局4月17日发布的经济数据显示,一季度我国GDP同比增长-6.8%,远超2003年“非典”时期和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时经济下行的程度。疫情黑天鹅之下,国内生产总值增速出现改革开放以来的首次负增长。

  同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召开会议,分析国内外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形势,研究部署抓紧抓实抓细常态化疫情防控工作。同时,分析研究当前经济形势,部署当前经济工作。从新华社的会议通稿来看,传递了高层对经济的最新判断。“今年一季度极不寻常”。会议强调,当前经济发展面临的挑战前所未有,必须充分估计困难、风险和不确定性,切实增强紧迫感,抓实经济社会发展各项工作。

  对于房地产,会议再次提出“要坚持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定位,促进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而最近一次中央政治局会议提“房住不炒”还是在2019年7月30日。

  从“六稳”到“六保”

  值得注意的是,本次中央政治局会议在要求加快做好“六稳”工作的同时,首次提出“六保”任务。

  在疫情防控常态化前提下,要保居民就业、保基本民生、保市场主体、保粮食能源安全、保产业链供应链稳定、保基层运转,坚定实施扩大内需战略,维护经济发展和社会稳定大局,确保完成决战决胜脱贫攻坚目标任务,全面建成小康社会。

  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刘元春在CMF宏观经济月度数据分析会上表示,把“六保”作为目标,并不是说把目标调低了,而是在未来经济受到超级不确定性冲击的条件下,坚持底线思维和底线管理。

  刘元春指出,根据测算,中国GDP每增长一个点,带动就业不到200万,但是在下行时,每少增一个百分点,所带来的失业可能是接近400万人。因此,必须要充分认识到完成稳就业的任务,实际上是要求有一个超级宏观政策对冲。在保民生方面,如果考虑到不同阶层的分布,农民工、小业主、非规范性就业的人群和特殊区域、特殊行业的人群的收入问题,财政支付力度和时间可能也会比我们想象得要大。

  中国宏观经济论坛(CMF)联席主席、中诚信集团董事长毛振华表示,从原来的“六稳”走向“六保”,显现了当前的一种底线思维。“六保”比“六稳”更精准,特别是关于保就业是要害之要害。

  “过去我们提的比较多的两个词,一是稳增长,二是底线思维。‘六保’的核心就是底线思维。”中泰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李迅雷对北京商报记者分析称,保就业是保障民生最基础的一环。

  国家统计局新闻发言人毛盛勇在4月17日的发布会上坦言:“下阶段随着经济下行压力加大,特别是企业的订单有所减少,需求还不是太强劲,在这种情况下,就业的压力还是比较大的。”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一季度,全国城镇新增就业人员229万人。3月份,全国城镇调查失业率为5.9%,比2月份下降0.3个百分点。

  为此,中央政治局会议指出,要切实做好民生保障工作,加大脱贫攻坚力度,复工复产中优先使用贫困地区劳动力,确保如期全面完成脱贫攻坚任务。要抓好重点行业、重点人群就业工作,把高校毕业生就业作为重中之重。要完善社会保障,做好低保工作,及时发放价格临时补贴,确保群众基本生活。

  时隔数月再提“房住不炒”

  继去年底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房住不炒”定位后,中央政治局会议再次重申“要坚持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定位,促进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而最近一次中央政治局会议提“房住不炒”还是在2019年7月30日。

  就在前一日,国家统计局发布了3月份70城房价数据,房价上涨的城市比2月份明显增多;深圳二手房价格环比上涨1.6%,涨幅重新回到全国第一。

  野村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陆挺表示,房地产仍然是稳定经济基本盘少不了的一环。不少声音认为,今年房地产仍然是拉动经济增长的重要力量,今年实现比2010年经济总量翻一番离不开房地产。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原副主任王一鸣撰文称,房地产政策既要坚持“房住不炒”的指导方针,着力构建房地产业发展长效机制,又要考虑房地产业对国民经济的巨大关联影响和疫情对房地产市场的冲击,增强政策弹性,采取有针对性措施,保持房地产市场稳定健康发展,避免房地产企业出现大量债务违约,拖累银行和金融系统。

  3月初,中国人民银行会同财政部、银保监会召开的金融支持疫情防控和经济社会发展座谈会强调,坚持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定位和“不将房地产作为短期刺激经济的手段”要求,保持房地产金融政策的连续性、一致性、稳定性。

  “一到经济困难的时候就会有很多声音出来希望能够放松市场调控,通过激活房地产市场来稳定经济。这当然有一定的道理,但我们也经历过此前几轮这种放松带来的负面效应。尤其是在疫情之下,如果再叠加资产价格、特别是房价的再度上涨,很可能会给老百姓的生活,包括对整个实体经济的发展带来负面影响。最近我们也看到了个别地区的房价和政策出现异动,这个时候中央提这么一句,应该说是有非常强的针对性的。”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学术委员会委员王军分析称。

  粤开证券首席经济学家、研究院院长李奇霖表示,这可能与宽货币宽信用环境下,房地产市场容易出现房价暴涨有关,比如最近深圳等地就出现了失业和房价暴涨的尴尬局面。

  3月份以来,上海和深圳相继被曝出“戴口罩抢豪宅”、买房要缴纳百万“喝茶费”等个别现象。3月份深圳二手房价格指数环比涨幅重回全国第一,以1.6%涨幅领跑70城二手房价,进一步引发舆论关注。

  “经历多年的房地产和土地驱动经济的发展模式,高房价已经从前期的财富效应促进消费的正面作用,逐渐变成了债务效应挤压消费的负面影响。”李奇霖分析认为,如果在宽松政策环境下,货币再次流入房地产市场,造成房价暴涨,那么不仅货币宽松“误入歧途”,造成资产价格泡沫,消费与居民的生活质量也会进一步下降,使提振消费稳经济的政策大打折扣。因此,这一次即使面对着稳经济保就业的重大挑战,刺激房地产这一政策选项大概率也不会再全面铺开使用。因城施策、实行结构化的调控政策可能会是房地产市场调控下一步的选择。

  以更大的宏观政策力度对冲疫情影响

  另一方面,此次中央政治局会议首次提出“以更大的宏观政策力度对冲疫情影响”。积极的财政政策和稳健的货币政策的表述有了一些新的变化。

  会议指出,积极的财政政策要更加积极有为,提高赤字率,发行抗疫特别国债,增加地方政府专项债券,提高资金使用效率,真正发挥稳定经济的关键作用。稳健的货币政策要更加灵活适度,运用降准、降息、再贷款等手段,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引导贷款市场利率下行,把资金用到支持实体经济特别是中小微企业上。

  中国政法大学财税法研究中心主任施正文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提到,相较于上一次政治局会议,此次在提高赤字率方面删掉了“适当”两字,意味着赤字率有可能达到甚至超过3.5%。

  王军也特别强调,对冲政策要坚决,比如在稳定金融市场、房地产市场,避免这些领域大起大落,给市场清晰的信号已稳定预期,稳定人心。

  来源:新华社、中房报、北京商报、证券时报,中房网综合整理


相关楼盘
切换模板 发布房源 中介入驻 网站客服 返回顶部